5

一个投诉罚200元 一个差评扣20元 外卖小哥怕为出餐慢“背锅

讯(记者 许建立)11月20日,济南一外卖骑手疑因商家出餐慢挥刀砍伤店主,“外卖小哥”群体现状再次引发人们关注。下单后,餐馆要多长时间内出餐?送餐员迟到会受到怎样的处罚?他们的压力会影响情绪吗?

餐馆耽误的时间

配送员赶路抢回来

“这个人太傻了”“再怎么着也不能伤人啊”“出餐慢经常发生,有过激行为就不应该了”。20日下午4点,山师东路与文化东路路口,李明宇(化名)和他的外卖配送同事们在等活。他的工作微信群里,很多外卖骑手对中午配送员伤人行为表示惊讶与不解。

5

夜幕降临, 两名外卖小哥坐在台阶上, 靠在一起等活。 齐鲁晚报记者 许建立 摄

对于出餐慢,李明宇说,他们几乎每天都会遇到,可以说算是“常态”了,但商家和用户谁也“得罪不起”,只能靠路上抢时间来弥补。

“商家接单多出餐慢,骑手路上有可能遇到突发状况,但这些在用户手机上都不会显示。他们那里只有一个预计到达时间。所以,所有压力都聚集到我们骑手身上。但我们没别的办法,只能等着出餐,再从路上把商家耽误的时间找回来。”李明宇说。

4点50分,李明宇的两位同事每人接到一单,平台上显示着商家的预计出餐时间,虽然商家就在山师附近,但骑手们却不敢马虎,骑上电动车立即向商家方向赶去。因为平台规定商家15分钟内出餐,但是有时候有个别商家会因骑手没到,就先做其他骑手的订单,如果操作不当,很有可能会耽误时间。

商家用户给差评

会记到团队身上

在整个外卖链中,骑手虽然是其中一环,却是整个链条中最“焦点”的一环。“投诉成功会罚200元;超时提成扣一半;晨会迟到扣20元;一个差评扣20元。”对于平台上的处罚规则,李明宇最害怕也记得最清楚。如果商家和用户给差评的话,平台会记到团队身上,团队则会向骑手施压。这种来自团队的压力,才是骑手难以承受的。

李明宇说他一个月收入5000元左右,换算一下,平均每天大约要送三四十单,赚170元左右。遇到投诉被罚200元,可能就是他前一天冒着寒风、雨雪,奔波一天的全部收入。“有时候想想很亏,不只是钱的事,还有委屈。”李明宇说,他永远忘不掉那些委屈。

李明宇讲了个例子,曾有一位用户购买了外卖便当,在平台上付费后,又与商家电话沟通多要了两个菜。他们电话里说好先由李明宇向商家代付,送餐到达后直接把菜钱给李明宇就行。可当外卖送达后,李明宇向对方索要垫付的菜钱,对方不但没给,还投诉李明宇“额外收取费用”,而且平台判定“投诉”成功,李明宇被罚了200元。由于取证困难,像这种“惹不起”的用户,李明宇没有申诉。

李明宇表示,很多骑手都有过吃“哑巴亏”的经历,但是在外卖小哥眼里,时间意味着提成、意味着罚款、意味着差评。他们和用户争执一分钟,可能就耽误了下一单,有时候真的是没办法。

一天工作12小时

手机几乎不敢离手

“从早上一出家门,差不多一天就得在外面飘着,接单后在马路上飞奔,生怕出现差评,没活儿就在路边等着,天气暖和坐台阶上,冷就坐在电动车或摩托车上,起码有挡风的东西还能盖一盖,但是手机是一定不会离手的,每时每刻充着电。”李明宇说。

关于工作时长,记者询问六位外卖小哥,他们表示每天工作都在12个小时左右,晚上10点以后才收工回家。外卖小哥们坦言,现在所有的闲暇时间除了睡觉,就是与手机做伴,毕竟手机接单已变成生计的全部了。

不过李明宇说,虽然满大街都是骑手,但骑手之间承担的压力不尽相同。同一家外卖平台一般会有两种骑手招募客户端,在名字上分别标注为“团队版”和“众包版”。

有团队的骑手注册后还要通过面试等环节,有劳动合同;众包版骑手注册简单,不用开晨会,没有直接领导,多是兼职,更没有劳动合同。“众包版骑手如因投诉、差评被平台‘封杀’,借别人身份证重新注册一个就又可以接单。所以团队专送注重服务质量,众包则更注重数量。”有些商家为保证服务质量,会选择找“团队”接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