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截图20180126070243

红线护源头 济南构建泉水生态保护格局擦亮城市名片(图)

TIM截图20180126070243

23日早晨, 爱喝泉水的市民像往常一样, 来到黑虎泉打水。 虽然虎头仍在喷涌, 但保泉形势严峻。 本报记者 王皇 摄

23日早晨, 爱喝泉水的市民像往常一样, 来到黑虎泉打水。 虽然虎头仍在喷涌, 但保泉形势严峻。 本报记者 王皇 摄

泉水是济南的城市名片,保泉也并不仅是水的问题,更事关济南的城市定位和城市竞争力。济南全城保泉除了生态补源和减少地下水开采等措施外,还从根本上维护泉城的泉水生态系统,2016年划定了保泉“四条红线”,依托法律法规实行最严格的林地、山体、水库周边、河道两岸的生态保护。目前,保泉“四条红线”成果已经纳入修订后的《济南市名泉保护条例》,在新的城市建设项目中落实。

记者 孙业文 王皇      

划定“四条红线” 保护泉水生态系统

近日,济南市城乡水务局泉水保护技术处处长田晓东拿出画着山体、河流水系、泉水强渗漏带、泉水直接补给区四条保泉控制线的地图,这样一张图让济南在城市建设和发展过程中如何保泉有了更清晰的依据。“这四条保泉红线是控制线,在城市建设过程中是要严格执行的。”田晓东说,保泉的四条红线划定后,线内保护、线外建设、依法行政,保泉就能从保护泉水生态系统的高度来推进。

为什么要划定保泉“四条红线”?泉水直接补给区和泉水强渗漏带能对地下水带来直接的影响,进而影响泉水,划定红线能实现对泉水的保护。而济南的保泉红线并不止步于此,还包括了山体和河流水系,保护的是整个泉水生态。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在2015年5月主持召开名泉保护工作及五库连通工程专题汇报会议时曾说,保泉必先保山,保山必先保林。保泉并不仅是在泉水汇集区和出露区,更在保护泉水之源——济南南部大片山区。

在这次会议上,王文涛提出要尽快划定泉水直接补给区、泉水重点渗漏带、城市河道水库、城市山体四条保护红线,依托法律法规实行最严格的林地保护、山体保护和水库周边、河道两岸的生态保护,努力维护完整的泉水生态系统。

保泉四线划定后,将出现禁止建设区和限制建设区,这就需要济南处理好城市发展与保泉的关系。王文涛说,要正确处理保护与发展这对矛盾,把加强对泉水的保护作为矛盾的主要方面,在生态保护区域切忌搞大开发、大建设。要正确处理保泉与城市建设工程的关系,充分认识保护泉水优先于城市建设,对于主城区内特别是泉水敏感区周边的工程建设,要慎之又慎,采取最谨慎的保护措施。

田晓东介绍,2015年济南市政府成立了由济南市规划局、国土局、城乡水务局(市泉水办)、林业和城乡绿化局、环境保护局等部门组成的工作推进小组,历时一年在2016年基本完成划线工作。此次划定了济南市中心城直接补给区范围621平方公里,重点渗漏带范围114平方公里,划定直接补给区内102片山体保护线,68条河道、82座水库和83公里输水线路的生态控制线。“四线划定后,能为保泉工作提供技术支撑,构建‘点-线-带-区’的泉水生态保护格局,为源头保泉、保持泉水持续喷涌和维护完整的泉水生态系统起到重要作用。”田晓东说。

清澈的泉水吸引着摄影师前来拍摄。 泉水是济南的名片, 擦亮这张名片需要全体市民的参与。 本报记者 王皇 摄

清澈的泉水吸引着摄影师前来拍摄。 泉水是济南的名片, 擦亮这张名片需要全体市民的参与。 本报记者 王皇 摄

“四线”成果纳入 名泉保护总体规划

在划定保泉四线时,为确保划线工作的科学性,当时的济南市名泉办、水利局在对水文地质研究勘探成果以及《名泉保护规划》等既有研究资料整合梳理的基础上,深入开展现状勘测调研,对强渗透带、直接补给区地质边界进行了核定,进一步夯实研究基础。济南市名泉办还专门搭建了由资深水文地质专家领衔的专家库;研究成果分四批次通过了专家评审。

田晓东介绍,保泉四线划定需要核定直接补给区和强渗漏带地质边界,划定管控范围。在地质边界核定方面,当时的济南市名泉办组织开展了趵突泉泉域、长孝水文地质单元、白泉泉域直接补给区范围勘定工作,完成《济南市泉水直接补给区界线划分报告》;济南市水利局在原《济南泉域重点强渗漏区调查与保护规划》确定的24条强渗漏带范围基础上,完成了19条强渗漏带边界勘测核定工作。管控范围划定方面,在地质边界核定基础上,市规划局按照“易于辨识、便于管理”原则,结合山体、河流、规划城市道路、行政边界等因素,划定直接补给区、强渗漏带管控范围以及中心城建设用地南部增长边界。

同时,在划定山体、河流水系保泉生态控制线时,济南市规划局、国土局组织完成了直接补给区和强渗漏带范围内102片山体(含177座山峰)生态控制线的划定工作,以“保持水土、汇集缓冲、涵养下渗”,为目标提出管控要求。河流水系控制线方面,济南市规划局、当时的水利局组织完成了直接补给区、间接补给区范围内对保泉有重要作用的河流水系生态控制线的划定工作,包含主要河道68条、大中小型水库82座和输水线路83公里,以“汇集拦蓄、入渗补给、调水补源”为目标提出管控要求。

此次划定了济南市中心城直接补给区范围621平方公里,重点渗漏带范围114平方公里,划定直接补给区内102片山体保护线,68条河道、82座水库和83公里输水线路的生态控制线。“四线划定后,能为保泉工作提供技术支撑,构建‘点-线-带-区’的泉水生态保护格局,为源头保泉、保持泉水持续喷涌和维护完整的泉水生态系统起到重要作用。”田晓东说,四条保泉生态控制红线的划定,将“严控未建,管控在建,修复已建”,目前24处渗漏带、539公里河道、177座山体都有了红线。

田晓东介绍,去年“四线”成果已纳入《济南市名泉保护条例》,2017年7月1日已正式实施。目前,济南市城乡水务局(市泉水办)还将“四线”成果纳入了《济南市名泉保护总体规划》。近日,以山体划线成果为基础编制的《济南市山体保护管理办法(草案)》也通过市人大审议,保泉四线将在城市建设中得到落实。

直接补给区管控范围 严控中心城新建项目准入

田晓东介绍,保泉四线划定是城市管理中保泉的技术支持,在划定四线的同时,多部门协作,研究形成了《济南泉水直接补给区及强渗漏带管控要求》,指导城市建设项目如何落实保泉四线。

其中,直接补给区管控范围内,对于非建设用地,严格控制生态要素面积不减少;对于镇村建设,严格控制总体规模不增加;对于中心城新建项目,严控项目准入,明确管控程序,强化验收环节;对于中心城现状建成区,突出“职能疏解、现状修复、设施完善”,减少对泉水的影响。强渗漏带管控范围内,对不同情形分别提出针对性管控要求,除已确定的建设项目和必要的公益设施外,不再安排建设用地。在名泉保护规划规定的禁止建设的区域范围内,发展和改革、城乡规划、国土资源、环境保护部门不得办理建设项目立项、规划、用地、环评手续,确需建设的公共和交通设施除外。

在泉水补给区和汇集出露区保护范围内经批准的建设项目,济南市名泉保护主管部门应当依据泉水区域环境影响评价提出名泉保护书面审查意见。城乡规划、环境保护部门应当将名泉保护书面审查意见作为规划审批和环境影响评价的依据。建设单位应当将建设项目中涉及名泉保护设施的内容纳入建设项目竣工验收范围。城乡建设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名泉保护设施竣工验收的监督管理。

相关链接

保护南部山区就是保护济南的泉水

划定的保泉四线不少都在南部山区,记者了解到,在四线划定落实管控要求进行分工时,明确由南部山区管委会和相关区人民政府承担管控主体责任。
  2016年8月3日,南部山区管委会正式成立。在当天的南部山区管委会成立大会上,王文涛连续多次强调了“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一理念,并表示南部山区管委会领导班子成员应把“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一理念当成做好南部山区保护工作的“座右铭”,“这也是给南部山区定位”。
  而南部山区管委会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制定高水平的、以保护为核心的规划,“把山体、河流水系、泉水重点渗漏带、泉水直接补给区四条红线划清楚”,形成禁止开发区域和限制开发区域,并将国土、建设、环保等规划融合在一起,形成“多规合一”的规划。
  保护南部山区就是保护济南的泉水,在南部山区的发展考核上,提出了“不考GDP考绿色发展”的思路。王文涛说,对管委会和3镇考评突出绿色保护、绿色发展,不再考核GDP、财政收入、招商引资等经济指标,同时还要相应核减历城区的相关考核指标,引导南部山区工作聚焦在生态保护上。
  本报记者 孙业文 王皇